RSS订阅 | 高级搜索 | 收藏本站
默认搜索   
当前位置:戏剧网>秦腔> 正文
  • 《辕门斩子》唱词

  • 作者:在水一方 2011-11-19 06:13 字体:[ ]

秦腔展学昌版《辕门斩子》唱词

秦腔传统剧——辕门斩子

注,此剧本为搜集网上羲皇上人整理《辕门斩子》本子基础上做的修改,免去了打字之苦,特此致谢。 

秦腔展学昌版《辕门斩子》唱词

   [牌子,四兵士、焦赞、孟良引杨延景上。

杨延景 (引)蠢子不肖,定斩不饶!

       (诗)战鼓叮咚催人魂, 蠢子不肖坐辕门。

             二十四将排班站, 定斩宗保震军心。

       (白)本帅六郎杨延景。二贤弟言道,宗保奴才已在穆柯寨招。军阵以上,私自招亲,违反军令,国法难容。二贤弟!

    在!

杨延景  你家小本官回营早报我知。

    得令!

杨宗保 (内)催马!(上)(牌子)

    小本官下了山了。

杨宗保  下了山了。

    下马来,下马来。

杨宗保  下马来了。(下马)

二位叔父见礼了。

    还礼了。

杨宗保  我父可曾升帐?

    倒也升帐。

杨宗保  喜怒如何?

    怒而不息。

杨宗保  哎呀不好!(欲走,焦赞上前按住)

    (进帐)禀元帅。

杨延景  讲。

    小本官回营。

杨延景  传进来。

    是。小心来见!

杨宗保 (白)宗保告进。 (进帐)宗保参见父帅。

杨延景  下跪的可是儿宗保?

杨宗保  正是儿。

杨延景  这几日不见,我儿向哪里去了?

杨宗保  上山巡营瞭哨去了。

杨延景  你二位叔父言道,你在穆柯寨招亲,可曾是实?

杨宗保  件件是实。

杨延景  圣上有旨?

杨宗保  无旨。

杨延景  为父有令?

杨宗保  无令。

杨延景  唗!圣上无旨,为父无令,奴才私意招亲,只说是父将奴才(生气抖须介)绑了。

       (焦赞、孟良上前将杨宗保绑定。杨延景怒指走至杨宗保身旁,看介,生气抖须)

        奴才!(掌脸怒指介)

        宗保奴才你太大胆,违反军令法难宽。

        焦赞孟良一声唤,推出辕门吃刀弦。(杨延景拉架子怒看)

宗保   (白)爹爹

杨延景  哼(焦赞孟良推宗保出帐介)

  (白)孟二哥。

  (白)焦贤弟。

    小本官犯罪,你我弟兄进帐做情去。

    请。

    (进帐)参见元帅。

杨延景  二位贤弟这是何意?

    我家小本官犯罪,理应该杀,理应该斩。念起我弟兄鞍前马后,只可恕饶,

        莫可问斩。

杨延景  唗!不是你二人勾引,儿焉能罪犯杀场?辕门上先斩杨宗保

    然后呢?

杨延景  然后再除你二人!(焦赞、孟良惊吓跌坐,忙出帐)

    焦贤弟!

    孟二哥!元帅杀着杀着眼红了,杀到你我弟兄的头上了。这这这。孟二哥,你在此间看守小本官,待我搬太娘。    

    速快去搬,请!(焦赞下)

佘太君 (内唱)

        焦赞对我一声禀,(焦赞搀佘太君上介)倒叫太娘吃一惊;

        行来辕门用目奉,

(夹白)上搭救小孙孙, 杨宗保,小孙孙,

一见孙儿受法刑。

        孙儿身犯何等罪,你快与婆婆说分明。

杨宗保  (唱)昏沉沉我正做阳台梦,

佘太君  孙儿醒得。

杨宗保   (接唱)忽听得耳边有人声。

         我猛然睁眼用目奉,原来是婆婆面前逢。

         婆婆哪晓来路情,听孙儿把话说分明。

         在帐下领了我父令,巡营瞭哨到边庭。

         遇见了胡儿兵不胜,穆柯寨招了穆桂英。

         回营来我父冲冲怒,绑在辕门问斩刑。

         婆婆此间莫久站,你速快搭救孙性命。

佘太君  

 ()杨宗保讲罢来路情,原为招亲小事情。

            辕门外暂受一时绑,待婆婆进帐讲人情。

            叫焦赞孟良听,

     ()太娘。

佘太君   ()为娘把话说心中。

辕门外交你杨宗保,

     ()四更钟?

佘太君   ()四更钟莫要放了声。

焦、孟   ()元帅斩?

佘太君   ()元帅斩你们挡定。

     ()有大祸?

佘太君   ()有大祸包在娘身中。

           速快传来向内禀,你就说为娘我来到帐中。

焦、孟  ()禀元帅。太娘驾到。

    太娘请坐。

    禀元帅,太娘到。

杨延景 (唱)焦赞传孟良禀太娘来到,

焦赞    孟二哥。

孟良    焦贤弟。

    禀。

    禀。

    禀元帅,太娘驾到。

杨延景 (惊白)下站,(离位出迎)

杨延景  太娘在哪里?太娘在——太娘到了。(上前打躬)

佘太君  到了。

杨延景  快快请到帐中。

佘太君  要到帐中。(杨延景搀太娘进帐,太娘坐介)

杨延景  太娘在上,不孝子延景与太娘叩头。(拜介打躬)

佘太君  站下去!

杨延景  太娘恩宽!(杨延景偷看太娘,不知该怎么办。转身忽见宗保,怒指。)

       (叫板)唉——奴才呀! (太娘夹白,恩,延景赔笑)哈哈哈,太娘呀!

       (唱)气得人手捶胸恨气怎消! (怒指宗保,太娘愠怒)

佘太君  嗯?

杨延景 (见太君怒,向太娘打躬)

       (接唱)儿问娘进帐来为何烦恼? (打躬)

佘太君 (白)坐去。

(唱)儿延景娘不说自己知道!

杨延景 (接唱)娘莫必为的你孙儿宗保?(指宗保介)

佘太君 (接唱)我孙儿犯何罪绑在了法标?

杨延景 (接唱)

        提起来把奴才该杀该绞,恨不得把你孽子油锅去熬!

        有你儿命奴才巡营瞭哨,小奴才大着胆去把亲招!

        有焦赞和孟良禀儿知道,你的儿跨战马前去征剿。

        实想说把穆柯一马平扫,穆桂英下了山动起枪刀。

        将你儿擒马下三军喊笑,儿的媳抱公公世事颠倒。

        因此上坐辕门将儿头找,

儿斩子我为国家

(夹白)娘啊

我正一正律条。

佘太君 (叫板)儿啊。

       (唱)自古道草不除苗儿不长,兵不斩众将官个个横行;

             我孙儿犯君命本应丧命,

杨延景  (急白)谢过太娘。

佘太君  (瞪视延景,白)坐且去。

       (接唱) 你念起为娘我——

       (夹白)儿啊!

       (接唱) 来到帐中。

杨延景 (叫板)哎我的老太娘啊!

       (唱)娘不记举家在山后,儿爷爷手内把宋投;

             我的父令公金刀手,娘啊你一字佘太后;

             奴才的舅父八王千岁,儿本是皇王御外甥;

             生儿的亲娘柴郡主,还有个保官寇莱公;

             儿在三关为总领, 一人??众兵丁;

             今日不把奴才斩, 三关口怎把将令行?

佘太君 (白)儿呀!

       (唱)曾不记鞑子反汴梁, 宋营里督司着了忙;

             延景儿不是猛勇将, 来在帅府搬为娘;

             娘带宗保边庭上, 两军阵前摆战场;

             我孙儿武艺比你强, 你不念为娘我你要念宋王!

杨延景 (唱)老太娘讲话内不明,

       (喝场)老太娘!老太娘!老太娘!

       (接唱)听儿把话说心间:

              昨日辕门斩八将,不见一人做人情;

今日要把宗保斩,老娘紧紧要人情;

照这样有亲有故的都该救,旁人家该死儿该生!

佘太君  唗!

       (唱)延景讲话太得过,气得为娘颤哆嗦;

            我生你弟兄人七个,把你哪个看得薄?

            娘的心思都照你, 十个延景九不活;

            你莫斩宗保来来来(延景打躬)先斩我——

杨延景  吓煞儿了!

佘太君 (接唱)斩老娘与儿把美名落!

        佘太君(延景打躬介)上气在辕门坐,

杨延景  (夹白)太娘

佘太君  (夹白)哼

(接唱)斩宗保娘和儿见死活!(坐介)

杨延景 (唱)杨延景,吃一惊, 老太娘立逼我要人情;

             我心生一计主意定,

(夹白)擂鼓。(提袍亮相介,转身归座)

       (接唱)延景讲话尊娘听:

论起家法娘为大,论起国法儿是元戎;

               擅闯辕门我本该把娘——(执醒木在手,焦赞、孟良示意不敢)

               咹,我不敢对娘把令行!(又放下) 

               三尺宝剑辕门挂, 哪一家讲情照令行!

  (手持宝剑)宝剑下来了!

佘太君 (太君生气摆手,唱)

        杨延景来性情烈,一心要把宗保灭;

        救不下孙儿我出帐外,(游弦)

    太娘哪里去?

佘太君  救不下我那孙儿,为娘我回上后帐去呀。

    哎,太娘二次进帐,双膝跪倒,口称“杨总爷”,必然救下我家小本官。

佘太君  哎,为娘在大, 他乃在小,怎么叫得?

    哎,为了我家小本官,暂用一时。

佘太君  怎么为了你家小本官,暂用一时?

    正是。

佘太君  叫得?

    叫得。

佘太君  跪得?

    跪得。

佘太君  叫得跪得说是你们闪开,

       (唱) 二位督司对我说, 我不叫延景叫总爷!

        那是杨爷兵!杨总爷!杨爷爷!(焦孟示意声音再高些,太娘下跪介)

        斩宗保你和谁把气憋?(太娘以拄杖击案)

    太娘跪倒了!

杨延景  急离帅位,取帅盔在右手,搓步向前,同时左右摆髯口,又惊又无奈)

       (夹白)太娘啊(跪介)

       (唱)见太娘跪倒地将儿吓坏,

  (白)这还了得?太娘都下起跪来了!

杨延景  太娘快快请起,折杀儿了啊。

佘太君  我来问你,你可曾将我家孙儿恕过?

杨延景  儿将他嘛,(孟良示意恕过了)嘿嘿,儿我恕过就是了。

佘太君  我先谢过杨总爷!

杨延景  哎——可不折煞儿了!二贤弟,快将太娘扶起! 快与太娘看座。

(佘太君坐介,杨延景偷看太娘,十分无奈,不知该怎么办,跪步到太娘面前)

杨延景 (叫板)啊,我的老太娘!(继续向前跪)

       (接唱) 倒吓得杨延景忙跪尘埃;(与太娘叩头)

        你的儿怎敢当老娘下拜, 娘开了天地恩儿才敢起来。

佘太君  我来问你,你可将我那孙儿恕过?

杨延景  儿将他嘛,儿我恕过多时了。

佘太君  恕过了好,奴才站起去。

    (故意白)站下。(见杨延景观看,二人打躬改口,上娘上座。延景无奈,欲起腿疼,揉腿起介,见太娘在前面,复后退。十分无奈,视手中帅盔,甩袖打之,太娘夹白恩。延景急忙打躬,后退偷看,不知该怎么办,手势做无奈,思考介,手背冠身后复戴之,焦赞乘机招呼孟良,示意太娘还不行,他要去请八王爷,孟良示意快去。延景思考,转身忽见宗保,怒视,边指边后退,不意撞佘太君身,延景急转后退)

佘太君 (愠怒)嗯?

杨延景 (打躬转笑)太娘啊

       (唱)非是娘(与太娘捶背介)来讲情儿不理睬,

佘太君  为者何来?

杨延景  儿怕的宋王爷降下罪来!

佘太君 (白)有娘一面承担。 (延景打躬)

杨延景 (接唱)

        娘不记双梁城胡儿犯界,直杀得宋营里雪消冰开;

        宋王爷着忙了挂娘为帅,我的父先行官前把路开;

        兵行在番地里扎下营寨,与胡儿打一仗败回营来;

        娘啊你听一言把肝胆气坏, 将我父推下斩要找头来;

        你的儿杨延景三魂不在,带八姐和九妹忙归尘埃;

        清早间直跪到日落西海, 娘啊你坐宝帐闭眼不开;

        虽然间允了情军法现在, 捆一绳打四十赶出营来;

        那时节娘不念我父年迈, 儿和他哪有个父子情怀?

        宝帐里施一礼——

       (夹白)娘啊你你请!

佘太君  请向哪里?

杨延景  你请到帐外。 (怕太娘生气,又故意摇太娘撒娇,希望太娘理解自己)

太娘    哦(太娘起身,杨延景扶太娘起身,乘机推出去。)

杨延景  哎,要儿活除非是日月并来并来! (打躬下)

佘太君 (起身,唱)

        延景奴才太绝情, 我的话儿他不听;

        眼巴巴救不下孙儿命,

       (喝场)杨杨宗保,小孙儿!宗保儿!

       (接唱) 是何人搭救小姣生?

二帐

 

赵德芳 (内唱)

        焦赞对王一声禀,(上)

        倒叫本御吃大惊;

        行来辕门下白龙,(下马)

佘太君  原是贤爷到了,妾身这厢有礼了。

赵德芳  太君夫人免礼。

佘太君  贤爷到了,我那孙儿就不得死了。

赵德芳  太君夫人但放宽心,有本御担待,料然无妨。

    太娘,请到后帐用茶。

佘太君  正好用茶(太君下)

赵德芳 (接唱)

        叫焦赞,孟良听;

        本御把话说心里。

辕门外交与你杨宗保,

     ()四更钟?

佘太君   ()四更钟莫要放了声。

焦、孟   ()元帅斩?

佘太君   ()元帅斩你们挡定。

     ()有大祸?

佘太君   ()有大祸推在本御身。

           速快传来向内禀,你就说本御到帐中。

焦、孟  ()贤爷请坐。禀元帅。贤爷驾到。

杨延景  (杨延景换驸马套急忙出帐,唱)

        孟伯仓进帐来禀明此话,

        辕门外来了个王位人家;

        他为君我为臣理应迎驾,

        杨延景走上前忙拿躬搭。(打躬介)

       (白)贤爷到了。

赵德芳  到了。

杨延景  请到帐中。

赵德芳  要到帐中。

杨延景  请啊!

       (唱)端一把朱红椅贤爷坐下,(杨延景以甩袖打土,赵德芳坐)

        听为臣把来由细问根芽(杨延景亦坐)

        莫不是萧银宗发来人马?

赵德芳 (白)不是的。

杨延景 (接唱)

        臣差去二督司前去剿杀。

赵德芳  不中用。

杨延景 (接唱)

        如不然待为臣我亲身出马?

赵德芳  兵不胜?

杨延景 (接唱)

        兵不胜也不能失与番家。

赵德芳  不是的。

杨延景 (接唱)这不是那不是贤爷讲话, 因甚事驾临在臣的帐下?

赵德芳  哎,元帅啊!

       (唱)正在后营议军情,焦赞对王禀一声;

             杨宗保身犯何等罪?绑在了杀场问斩刑?

杨延景  来么来么!

       (唱)八贤爷进帐来来问此话,君问臣我焉敢不应不答?

             因北国萧银宗将咱欺压,(夹白)贤爷!

             摆下了天门阵一百单八;

             汉钟离过营门把阵书留下,罗汉阵离不了僧兵剿杀;

             我五哥破澶州闪坏斧把,臣差去二位督司去把木伐;

             他二人勾宗保来到山下,穆柯寨他招了穆氏金花;

             有为臣听一言我提枪上马,实想着把穆柯一马皆踏。

             战三合把臣我擒(贤爷夹白,怎么样啊)

(焦孟二人示意不要说出实情)

(夹白)哎哟哟,贤爷!

杨延景 (接唱)擒落马下马下马下!哎!

               倒惹得众将官耻笑与咱。

               因此上绑辕门将儿杀剐,臣斩子我为你家(夹白贤爷)正一正国法。

赵德芳 (唱)宗保犯罪本该斩,

杨延景 (白)谢过贤爷。

赵德芳  坐去!

       (接唱)你念起儿的年纪轻。

杨延景  贤爷!

       (接唱)贤爷休说儿年轻,有辈古人贤爷听;

               三国有个周公瑾,七岁学艺九岁精;

               十一十二把兵领,官拜江南大元戎;

               有智不在年高迈,无智枉活百岁生;

               贤爷闲话再休讲,顷刻间与你个没人情! (生气搬座远离)

赵德芳  (唱)你休说那三国周郎年少,杨元帅讲此话见识不高;

              曾不记萧银宗打来战表,打战表他要夺我叔王龙朝;

              我叔王当殿上传旨一道,潘仁美挂了帅领兵离朝;

              你杨家为先锋本御作保,兵行在两狼山动起枪刀;

              你的父年纪迈用兵不到,可怜和众将官身把难遭;

              直困得人无粮马无草料,差去了你七弟一母同胞;

              过高关遇仁美贼生计巧,把将军哄下马绑在法标;

              射一百单三箭屈死年少,杨元帅你不该临阵脱逃;

              我为你霞谷县把寇准来调,我为你南清宫假设阴曹;

              赵八王待杨将哪些不好,你的儿犯了罪御讲情——

              哼哼!

       (接唱)你大胆不饶!

杨延景   贤爷

(唱)贤爷休把亏欠表,难道说我杨家无有功劳?

             我杨家投宋来不要人保,

      (夹白)贤爷!

             白龙马银战杆苦挣功劳!

             我大哥替宋王一命丧了,二哥自刎归阴曹;

             我三哥马踩尸难找,四八郎失北国永不还朝;

             五哥五台山上学打道,七弟高杆命不牢;

             我的父李陵碑前把命要,(夹白)老爹爹。

单丢下孤身延景保宋朝;

             东西杀,南北剿,凭功劳挣来了蟒龙袍。

             贤爷休说把杨家保,保杨将保了个无有下稍。

赵德芳 (唱)元帅不记千秋庙,你七弟延嗣把祸招;

             打死三子叫潘豹,仁美扯你见当朝;

             我叔王一见龙心恼,将你举家绑法标;

             那时节不是本御到的早,你杨家险些儿吃钢刀!

杨延景 (唱)我从来不道人的短,这也是处在了无其奈间。

             贤爷不记董家岭,北国反了萧银宗;

             韩元广,韩元寿,本是一双二弟兄;

             胡儿马上呐声喊,吓得你抱不住马鞍笼;

             声声叫的杨家将,御妹夫不住口内称;

             我跨马提枪救过你的命,这一件功哎,难道说顶不了你那一点情?

赵德芳  唗!(唱)吃王爵禄受王封,为国夸不了你的功!

杨延景 (接唱)宗保犯罪本该斩,你苦苦拦挡因甚情?

赵德芳 (接唱)虽然斩的杨宗保,也是本御亲外甥!

杨延景 (接唱)早间斩了杨宗保

赵德芳 (接唱)午间与你不太平!

杨延景 (接唱)要斩要斩实要斩,

赵德芳 (接唱)不能不能实不能!

杨延景 (接唱)要斩要斩实要斩,

赵德芳 (接唱)不能不能实不能!

               赵八王上气辕门坐,(二人互视走场)

哪一个敢斩御外甥!(怒坐,杨延景生气甩袖抖须,怒指赵八王)

杨延景 (唱)昔日高皇把业创,韩信为帅坐校场;

             有一个先行殷盖将,三卯不到他绑杀场;

             高皇曾把辕门闯,剑砍马蹄他欺君王;

             你把你一字亲王看了个大,(甩袖)你把我这挂帅的官儿莫在你心上!

             怒冲冲打坐在白虎帐(提袍亮相,生气归座)

        (白)八贤爷!

赵德芳  杨元帅!

杨延景  八王子,赵德芳! (击堂木)

赵德芳  杨六郎,胆大的杨六儿!

杨延景  哼!你可知晓朝中天子三宣,我们阃外将军一令乎?

赵德芳  本御我身为一字亲王,何事不知?何事不晓?

杨延景  好说好道!既然知晓,本帅今天在白虎节堂行令斩人,你擅闯我的辕门,我也当当杀!恩,我也本当斩!

赵德芳 (冷笑)哈哈,嘿嘿,哎这,哦,哈哈哈!好大的一座辕门,好大的一座白虎节堂,慢说你这小小的白虎节堂,即就是我叔王的皇府金阙,俺赵八王闲暇无事,怀抱我的凹面金锏,就是这么样摆来摆去,无人敢说杀,无人敢说斩的二字。幸喜本御今天未带我的凹面金锏,倘若带我的凹面金锏,我定要捉住你这小小的白虎!

杨延景  这个(离位,歪戴纱帽)

       (唱)八贤爷和咱作了对,小猛虎焉敢斗蛟龙?

             戴乌纱好比愁人的帽,身穿蟒袍坐狱牢;

             足蹬朝靴绊人索,腰系上玉带捆人绳。

             不作官,不受你家气,坐一日官儿担一日的心。

             二贤弟

焦 孟 (白)在!

杨延景 (接唱)看过了九头狮子元戎印,(焦赞捧印,递与杨延景)

                上前耍笑八主公; 手捧皇印忙跪倒。

(上前跪介,呈印与赵德芳)

赵德芳 (白)元帅,这是何意呢?

杨延景  贤爷。你看为臣学疏才浅,不知哪家将官犯罪该杀,哪家将官该斩,贤爷将印赶紧收下,为臣我辞官不坐。

赵德芳  莫非为了本御我做情?

杨延景  恩,并非为了此事,贤爷将你家印收下,为臣辞官不坐。

赵德芳  不做情,我即刻出帐,你看如何?

杨延景  啊?贤爷不可不做情了?

赵德芳  不奏情了

杨延景  二贤弟!

    在!

杨延景  接印者!(交印与焦赞)

       (唱)八贤爷不做情你请出帐,休怪无情。(下场)

赵德芳 (起身,唱)

        将令倒比君命大,王在边关不如他;

        一字亲王将儿救不下。(下场介)

       (喝场)杨宗保!御外甥!

三帐

 

[四卒、穆瓜引穆桂英上。

穆桂英 (接唱)

        转来山东穆金花;

        行来辕门下桃花,(下马,看宋营,见宗保被绑法标介,双手画翎)

       (白)哎呀,我的将军!

       (接唱)一见将军泪巴巴;

               你不言来妻就晓,待为妻进帐做人情;

               转面来我把穆瓜叫,姑娘把话说分明:

               宋营里不比穆柯岭,件件事儿要顺从。

               叫穆瓜看过无价宝,(穆瓜呈降龙木介)在东南角下扎大营。(进帐介)

               行来辕门用目奉,上面坐的奴公公;

               走上前去忙跪定,(跪介)他问我一言我应一声。

    禀元帅,女将跪倒。

杨延景 (唱)适才间争吵好无兴,为宗保失 却了君臣情;

             杨延景,猛睁睛,宝帐里下跪一女兵。

             头戴七星额一顶,桃儿铠照得满帐红;

             莫非八姐和九妹?

    不是的。

杨延景 (接唱)烧火的丫头杨排风,杨排风?

    不是。

杨延景 (白)不是?

       (接唱)这不是来那不是,下跪的女将你报上名!

穆桂英 (唱)公父把儿误记了,儿本是山东穆桂英。

  (白)穆桂英到了。

杨延景  穆桂英! (单闪右帽翅)

       (唱)猛然来了穆桂英,虎位里坐不住杨总兵。

             穆柯寨和她交过战,丫头的武艺盖世能,盖世能。

             假若桂英来投宋,何愁天门不成功。

命他挂帅把兵领,宗保儿马前做先行。

一对夫妻相拥命,帷幄决策有公公。

我把此事安排定,假意儿试探穆桂英。

我这里转身来(夹白嗨嗨,单闪左帽翅)虎位里坐,(落座)

             开言再叫桂英听:

小姐姐不在穆柯岭,来在了宋营你因甚情?

穆桂英 (唱)一来投宋把宝进,二来拜见奴公公。

    元帅,进宝来了。

杨延景  什么? 

    进宝来了。

杨延景 (唱)杨延景,笑脸开,将宝呈上来。(示意焦孟递介,焦赞上前接降龙木,递与杨延景)

        降龙本是一根柴,出在深山靠陡崖;

        不长不短七尺四(?,存疑),倒做国家栋梁材。

        我为你哎哟哟丢底卖过了害,今日不求自己来;

        将宝供在佛阁里, 晓谕五哥把马排; (递降龙木与孟良)

三万人马齐收下,五百人马巧安排。

        东南角上扎营寨,三六九日领粮来。

穆桂英 (唱)叩一头来谢恩情,谢过公父将儿容。

             身施一礼出帐外,(焦孟夹白)绑坏了(穆桂英出帐观看杨宗保)。

             一见将军受法刑。

             二次进帐忙跪定,公爹在上听分明。

        将军身犯何等罪?你把他绳緾索绑问斩刑?

    元帅,人家问呢。

杨延景  问什么呢?

    问我家小本官呢。

杨延景  问不得!

    问得!

杨延景  问不得!

    问得!

杨延景  问得了叫人家问!

       (唱)宗保犯罪你知晓,我不言来你内明。

穆桂英 (接唱)将军犯罪本该斩,念起儿媳来做情。

杨延景  唗!

       (唱)好一胆大穆桂英,竟敢宋营讲人情!

             不念你进宝功劳重,我把你(嘿嘿)

             我不敢——快出营。

穆桂英 (白)公父听!

       (唱)公父在上听分明,假若饶了将军命。

你我还有儿媳情;

杨延景 (白)二贤弟!小心着!

             假若不恕将军命,

穆桂  (接唱)青锋剑下丧残生!(抽剑出鞘)

杨延景 (情急,抓笔在手,离位,夹白挡住,杀)

       (唱)我一个斩字未出口, 

    元帅,你拿的啥杀呢?

杨延景 (低头看手中笔,暗笑,放回)唉——

       (接唱)险些儿怒恼了杀人的妖精;

               假若还女子把手动,宋营里无有个对头锋,对头锋。

  (白)元帅,有二将哩。

杨延景  焦赞,孟良!你两个大木头都不中用。

  (白)元帅能成。

杨延景 (接唱)提起了本帅越发不得行,越发不得行。

  (白)啊元帅,你能行。(杨延景双弹须)

杨延景  (唱)我这里二次把马上

    (白)元帅,你做啥呢

杨延景  (做上马势介)(白)打了胜仗呢。

    (白)打了败仗呢!

    (白)不行,再来一个(杨延景做提袍介)

杨延景  (唱)啊————不中用,丫头本是杀人精。

论起杀法还罢了,马上擒人他学了一个精。

      我不饶冤家她不答应,开言再叫桂英听;

              今天饶了杨宗保,天门大阵谁来承?

穆桂英 (接唱)公父恕了将军命,天门大阵儿愿应!

杨延景 (接唱)天门一百单八阵,哪一阵上你立功?

穆桂英 (接唱)慢说一百单八阵,千阵万阵儿愿应!

杨延景  哎呀好,(举拇指夸奖介,接唱)

        桂英满口都答应, 他的武艺十分精。

        杨家大破天门阵,看来离不了穆桂英。

        早知儿在穆柯岭,压顶轿儿抬进营。

        天凡把你降,地凡把你生。

        天将地生穆桂英,为你为你实为你,

        为你恕过小娇生,儿啊你叩头谢恩情,出帐去!

穆桂英 (接唱)叩一头来谢恩情,(杨延景归座,穆桂英起身出帐,与宗保松绑。)

               为妻救下你活性命。

  (白)孟二哥,元帅今日做出此事,我说太娘奏请是为不孝,贤爷奏情是不忠,咱弟兄两个,哈哈哈

杨延景 (白)二贤弟不必发笑,让贤爷太娘各递保状上来。

    贤爷太娘各递保状上来。(领赵德芳、佘太君上)

杨延景  (白)贤爷愿保哪家?

赵德芳  (白)保宗保见君无失。

杨延景  (白)太娘愿保哪个家?

佘太君  (白)愿保穆桂英不反天朝。

杨延景  军中无戏言?

    画押立兑单!

杨延景  着啊着啊着!

二贤弟与贤爷、太娘看座来!

        杨延景接保状将心放下,

        那怕他王强贼暗本参咱;

        将保状你且在营门高挂,

        晓谕了众将官都莫犯法;

        在这里与贤爷双膝跪下,

        臣为你恕过了不肖的冤家!

赵德芳 (唱)元帅不必巧计生,本御心内明似灯;

        明明你怕的事穆桂英,

杨延景 (白)胡说呢!

赵德芳 (接唱)

        叫本御我落个空头情。 (下)

杨延景  (唱)真乃是王位人腹宽量大,扭回头见太娘眼泪巴巴;

              不孝子对太娘提衣跪下,(跪介,佘太君下)辕门外解下了不孝的冤家。

杨延景 (接唱)延景将儿抱怀中,父杀儿难道不心疼。

               天地相和百草生,两国相和不动兵。

               父子相和恩情重,官宦人相和爱百姓。

               救你奴才??是,就该将儿问斩刑。

(穆桂英抽宝剑吓唬杨延景介)

杨延景 (接唱)我一个斩子未出口,桂英把宝剑抡了抡。

你抡了几抡。

               儿啊你动不动杀公公,杀公公你情理上不通。

               恨不得一脚踢死你,(起身欲踢)

穆桂英 (接唱)谢过公父把他容。(拉杨宗保下)

杨延景  (白)二贤弟,歇兵三日,攻破天门大阵。(牌子)

加微信号:xijucn-com (或扫描二维码)为好友,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纪念品,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动漫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准时为您推荐戏剧热点信息。


原创秦腔现代戏《家园》在西安汇报演出
原创秦腔现代戏《家
秦腔迷“看戏”福利多,西安秦腔剧院惠民演出广受好评!
秦腔迷“看戏”福利
“西安天天有秦腔”演出年近期上演大型秦腔传统剧《周仁回府》
“西安天天有秦腔”
戏曲传承·经典再续,肖玉玲(肖派)艺术传承·拜师会
戏曲传承·经典再续
白鹿原上悲怆秦腔哭巨匠
白鹿原上悲怆秦腔哭

所有评论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讨论本文 秦腔视频返回列表  
* 注册新用户 匿名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最新评论:




爱游戏app官方入口【官网】